大年初一中午,谭淑燕匆忙回了趟家、初二一早赶回来,此后一直待在医院。“今天是年初几?”梳理这些天的工作时,她一时好像不太记得时间,需要反复回忆才能明确一些事件发生的时间点。  “因为不多,被分到这边来的患者反而比较紧张,一个担心自己得了病,一个是看到门诊医生全副武装就觉得这里是不好的地方,担心在这里被传染了。所以,我就多说一些“不用担心这样的话,多做一点心理辅导。”这时候,卢婉玲愈发觉得西方一位医生特鲁多的铭言: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是多么的深刻。
2020-02-22 04:14:11

(作者:宣讲家)